一切源于此…

事工创办人董珍妮(Jennifer Roemhildt Tunehag)的见证:

我离开时已是夜深。我们的难民派餐计划较超了时,我急于回家,其一是因为时间太晚,其次也因为所在的社区。希腊雅典的奥莫尼亚(Omonoia)是生而为人的苦难噩梦。毒瘾者购买和吸食品,无家可归的难民遍满行人路。妇女站在街角,在阴暗的门口向任何付得起钱的人摆上自己的身体。

这不会是你想要逗留的地方。只是那夜当我走向我的电车时,一位女士引起了我的注意。她站在一间破败的酒店门前招揽客人。当然,这不是我在该区第一个遇上的女仔,亦不是当夜我遇上的唯一一个。

只是在我看见她之时,一些事发生了。我猜想或者这有点像圣经中记载基督看见人群 ,就动了慈心去为他们做些什么一样。我感到看见这个女人是一个邀请。只是我不清楚那意味什么。

于是,我开始祷告。      dscn1448-resized

几个星期过去,我请求上帝打开此门。即使我已是一个宣教士,我却毫无头绪怎样去接触一个妓女。 「给我一个机会/门路跟她说话。」我如此祈求。上帝没有延迟祂的答覆。

另一个深夜,另一次带着轻快的步履穿过这个社区。这一次,有几个人待在酒店外面:几个女人,还有一名高大的男士,身穿一条红色短裙。我估计即使没有那双高跟鞋,他仍是高大的⋯⋯只是他正穿着一对高跟鞋,头戴金色假发。当我接近这组人,他让我停住。问道:「你有时间吗?」「我期望他指的是我的手表。」我想。

我走过去的时候,挥了挥手。还没有走远,上帝就再次催促我的心。 「这是个非常忧伤的人。」祂仿佛如此说,就在我通过街道,走向自己的家时。我不认为这对身为基督徒的我们来说是毫不寻常的事。上帝将重担放在我们心上,我们的回应是在祂面前将之缷下。奇怪的是,我无法停止祷告。为他和他生命的祷告临到我身上。我仿佛觉得上帝的灵正等待某人替祂介入。 「我要回去」一种迫切的感觉。

正当那时,另一个想法迅速浮现。 「这是我听过最愚蠢的事情!现在是深夜11时,在城中最危险的社区。你认为这是要发生什么事呢?」

我减缓了我的步伐,并与上帝争论。 「如果祢要我回去,至少告诉我祢想让我做什么!」

「问他们的名字。」祂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