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切源於此…

事工創辦人董珍妮(Jennifer Roemhildt Tunehag)的見證:

我離開時已是夜深。我們的難民派餐計劃較超了時,我急於回家,其一是因為時間太晚,其次也因為所在的社區。希臘雅典的奧莫尼亞(Omonoia)是生而為人的苦難噩夢。毒癮者購買和吸食品,無家可歸的難民遍滿行人路。婦女站在街角,在陰暗的門口向任何付得起錢的人擺上自己的身體。

這不會是你想要逗留的地方。只是那夜當我走向我的電車時,一位女士引起了我的注意。她站在一間破敗的酒店門前招攬客人。當然,這不是我在該區第一個遇上的女仔,亦不是當夜我遇上的唯一一個。

只是在我看見她之時,一些事發生了。我猜想或者這有點像聖經中記載基督看見人群 ,就動了慈心去為他們做些甚麼一樣。我感到看見這個女人是一個邀請。只是我不清楚那意味甚麼。

於是,我開始禱告。       dscn1448-resized

幾個星期過去,我請求上帝打開此門。即使我已是一個宣教士,我卻毫無頭緒怎樣去接觸一個妓女。「給我一個機會/門路跟她說話。」我如此祈求。上帝沒有延遲祂的答覆。

另一個深夜,另一次帶著輕快的步履穿過這個社區。這一次,有幾個人待在酒店外面:幾個女人,還有一名高大的男士,身穿一條紅色短裙。我估計即使沒有那雙高跟鞋,他仍是高大的⋯⋯只是他正穿著一對高跟鞋,頭戴金色假髮。當我接近這組人,他讓我停住。問道:「你有時間嗎?」「我期望他指的是我的手錶。」我想。

我走過去的時候,揮了揮手。還沒有走遠,上帝就再次催促我的心。「這是個非常憂傷的人。」祂彷彿如此說,就在我通過街道,走向自己的家時。我不認為這對身為基督徒的我們來說是毫不尋常的事。上帝將重擔放在我們心上,我們的回應是在祂面前將之缷下。奇怪的是,我無法停止禱告。為他和他生命的禱告臨到我身上。我彷彿覺得上帝的靈正等待某人替祂介入。「我要回去」一種迫切的感覺。

正當那時,另一個想法迅速浮現。「這是我聽過最愚蠢的事情!現在是深夜11時,在城中最危險的社區。你認為這是要發生甚麼事呢?」

我減緩了我的步伐,並與上帝爭論。 「如果祢要我回去,至少告訴我祢想讓我做甚麼!」

「問他們的名字。」祂說。